作家網

首頁 > 綜合報道 > 正文

對話梁小斌:書法高端論壇

 



對話 梁小斌
——書法高端論壇
 
  時間:2019年9月29日下午3時
  地點:安慶星之寶寶馬4S店會議室
  主辦:安慶市書畫評論家協會
 

  【主持人語】
  
  朦朧詩代表詩人梁小斌于9月29日在安慶趙樸初故居舉辦了“梁小斌書法展”,猶如巨石投入文化古城安慶的湖水,激起漣漪并迅速擴散為層層波浪,傳向全國各地。關注者有之,贊嘆者有之,不理解者有之,不能接受者亦有之。詩人梁小斌的書法究竟如何,由安慶市書畫評論家協會主辦、安慶星之寶寶馬4S店協辦,舉辦了這場“對話•梁小斌——書法高端論壇”。與會的書法家、詩人、作家、畫家及其它藝術工作者,從不同角度直抒胸臆,撩開了詩人梁小斌的“朦朧面紗”,讓人們從梁小斌的詩歌走近其書法,又從其書法走向詩歌。從文化的、藝術的視角,當然更從個人精神史的獨特角度,美與丑相互抵達的場景,崇高與悲壯的哲學背景、書法與書體的二元視野等多角度,深刻走進了詩人梁小斌的精神世界,對其書法的詩人性、文化性、自然性等三維層面,進行了精辟的觀照與解讀。現摘錄幾位“書法高端論壇”上的發言,以饗讀者。——金肽頻
 
  論壇發言摘要(排名不分先后)
 
  1、梁小斌(朦朧詩代表詩人)
  
  當我處在迷茫困頓的時候,我就練習書法。在閱讀古人書法作品時,我不得不想這個問題:所有這些不同的筆法,他們中間的相同之處在什么地方,相同點到底又是什么?講起書法,總是呈現出各種派別。這些派別的共性是指什么?我思考了很長時間。我看到書法家在完成自己作品的時候,要蓋上印章,我特別看到書法家蓋印時的全神貫注,是用全身的力氣往下按,然后輕輕左右搖晃,于是一方鮮紅的印章就出來了。從書法家蓋印的行為,我又以一個詩人的頭腦在想象:錐立砂!
  
  這是一種全神貫注向下的力量。地球上自然萬物,都會受到地球引力的影響。一棵筆直的樹干,總是重心朝下。面對裂開了的石頭,裂縫也非常協調。往大處講,從宏觀上講,書法有兩種:一種是地球上的書法,一種是太空里的書法。地球上的書法,重心都是向下的,地球引力深刻地影響著書法。但這種書法又不是混沌的、簡單的,重心向下它是一種先天的力量。筆墨承擔著書法的力量。簡而言之,就是指筆法的旋轉性。拿一個“圓”打比方:有一支手伸向了圓。我們用圓規劃出了一個圓,這個圓是那么均勻,天然的旋轉力量。古代名家用筆所展現出的線條,有它“錐立砂”的效果,劃一個圓圈當中所傾注的全神貫注。
  
  我們仔細地觀察,毛筆在展現這個圓的時候,他筆端的筆墨是在流動。所以我個人喜歡書法里各種筆法的并重,都是在畫這個圓圈時所發生的,形成書法的變量與各種流派。再譬如講,我們發現具有柔術功能的人,真能把他的肩膀、他的臀部傳導到他的腦袋上面,這是什么意思呢,這就說明一個形體的自由性。就是這么一種極端!如果這樣的筆法,經過訓練,像解放軍的正步走,還有戰士疊成方塊的衣被,全部柔性與線條的自由度都集中在里面。
  
  我經常注意到一點,從起筆到離開的整個過程,已經交代得非常清楚了。一個點,從起筆到離開的過程,就是一個同心圓。我研究了一些大書法家的作品,個人直接體會是,書法到王羲之的時候,中國書法就有終結之感。其實,筆端像一種滾珠的流動,清楚地表達出來,書法到頂的時候,就是一個句號。劃過了天空,當快要落到地球上時,一個燃燒的流星與不斷旋轉的星球,他們的軌跡,他們的生發原理,和書法的原理都是一樣的。這個流星的旋轉規律,猶如書法所產生的效應。這不是在線條本身上所能看到的,而是線條發生了一個意外,所以,我才想學習這個意外的效應,在安慶交了一點習作,辦了這次展覽。希望大家多予指點、批評!
 
  2、北魏(蕪湖著名詩人、書法研究者)
  
  安慶市書畫評論家協會為梁小斌舉辦的這個書法展,就我個人所知,這是詩人梁小斌第一次辦書法展,我既高興又感遺憾。高興是小斌兄的書法終于開展了,這是他多年的愿望,在這里我還是要說我的遺憾大于高興,主要是我覺得這個書法展至少五年前就應該有,我不是說五年前肽頻兄就應該為小斌兄搞個展,五年前安慶這個協會好像也沒成立吧。
  
  在安慶舉辦的梁小斌書法展上,看過了那么多梁小斌的字,我有一個新的認識。覺得梁小斌的字不叫書法,叫“書體”更好一點。從漢代開始到魏晉,到唐宋,對美的追求始終是書法的最高境界。我也看過不少東西,或許我的這種認識是偏頗的,不是不講當代。從書法流源來說,書法從王羲之以后,到“二王”,再到唐代,書法已形成一種時尚,真正到顏真卿時就有了大幅改變。書法猶如長江的源頭,到長江中段以后,變得開闊、澎湃,浩浩蕩蕩。尤其到明清以后,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語言,書法有書法的語言。書法上對這個美的追求,現在已劃分得很細。實際上美的東西,含有俗。書法創作只有到了心手雙暢。才是書法最要體現的東西。這個時候就不是他原來的那個字了,是書法家自己的東西。自己都看似跟王羲之有點關系,實際是跟王羲之走得很遠的。我們覺得書法的追求是美,書法最主要寫的是你的內心、個性,因此我覺得書法應該展現的是丑,而不是美。實際上把美的東西,寫成自己內心的東西了,就是書法筆筆有來源。因此我覺得書法的最高境界不是美,而是丑。丑包含在美的一個方面。這個論點可能爭議很大。我們在美中看不到崇高、悲壯,在崇高和悲壯被撕裂以后,它可能展現的就是丑了,讓我們看到的東西觸目驚心。書法要把最本質的東西呈現出來,這只有到了一定年齡時,到了心手相望時,才有體會和認知。小斌不是沒有技法,小斌下筆就是技法。沒有技法就是最高的技法,所以我們看小斌的字,到這時候不叫書法,叫“書體”了,“梁小斌書體”。在這里我不想稱梁小斌寫的字為“書法”,也不想因為梁小斌是詩人就說他寫的字有“詩意”或“有詩人氣質”,對梁小斌來說,這些都是表面上的,或者說是沒有看到梁小斌書法里給我們帶來那種特殊的異質,如果我們非要以“書法”這兩個字來定義的話,這個異質就是不以妍美流暢,為美而美地抒發,這個異質在中國千年書法史上,也只有少數幾個具備,它就是被我們這個燦爛的文明國度遺忘或者遺棄的——崇高。
  
  梁小斌書法具有這樣崇高的品質,并且具備從崇高到悲壯完成這樣的異質,這不是后天能學來的,你從他筆勢悲壯的線條,筆筆中鋒就能體會這樣的異質書體的生之不屈、不畏的體驗,所以這就是我愿稱梁小斌這樣具備“中正之筆”的崇高書寫為梁小斌書體的原因,而且是“天籟式書體”。這是梁小斌自己的字,跟許多書法家是不一樣的。你看他寫字,他拿的筆很低,握筆也很低,沒有飄的感覺,他的筆往下按,往紙下沉,讓自己的力量力透紙背,讓自己的氣與力,都貫穿到紙里面。我和梁小斌認識已很久了,小斌詩人也給我寫了不少字,掛在我的工作室里。看著《雪白的墻》,也是我面對的墻,非常感謝!我還是覺得梁小斌的書法不是丑,丑是更高的一種美。到了一定時候,老辣枯藤,感覺植物經歷了秋天、冬天,但它的枯藤沒有死,到了來年它會發生的,重新長出綠葉,重新生出有生命的東西。
 
  3、張巖松(合肥著名詩人、書法家)
  
  藝術是一個非常雅致的東西,那怎么看藝術呢?中國的藝術特別是中國書法,它能夠用文字書寫人格、人性、人情這種感覺的。實際上我和梁小斌認識很早,我是看著梁小斌長大的。他早年寫詩,一直寫在紙上。以前寫隨筆,都是用手寫的,有100多萬字,一直在紙上寫。現在看來,這里面的文字,放大了都是書法。只是后來梁小斌練起來了毛筆書法,他剛開始寫字,留給我的印象很深。他開始寫字時,非常用力,那種用力不是入木三分,而是把整個的人生、人性全部都柔到了紙里面去。他是這么寫書法的。他這種寫法,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姑且不論。但梁小斌的內心所蕩漾的是藝術的漣漪。這也是中國古代對書法的最高要求。就是藝術要有雅致的精神。這種“雅”的感覺,是心的感覺,也是詩的感覺,也是魂靈的感覺。我們知道從漢碑開始,到魏晉,到王羲之,到唐宋,中國的“雅”到元明清已丟掉了許多,但現在這種“雅”的感覺,在梁小斌書法身上是能看到的。
 
  4、袁魁(蕪湖著名詩人)
  
  梁小斌的字已經超越了書法的范疇,從書法中看出了他的精神與力量所在,即一種全神貫注的存在。這種存在也一直立在那里,不增不減不滅不垢。我們一直在談文人字、文人畫,文人字畫的核心在哪里,我以為就是文人的氣節與立場。詩人北魏說梁小斌的字是一種書體,我覺得我被敲醒了一樣,覺得也該如此理解。
  
  梁小斌寫字是一種力透紙背的書寫過程,他的每一個字都讓人震驚,字竟是這樣的。在這里梁小斌讓你看見了書法的本來面目,我不想說這是什么。就像學人問俱胝和尚,凡有所問,只豎一指。梁小斌老師的中鋒用筆,是一大特點。在這里我以為梁小斌老師的中鋒用筆,就是俱胝的一指。只這一筆,打破迷妄,直指人心。
 
  5、郭迪(安徽省書法家協會理事、安慶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安慶市書畫評論家協會副主席,著名書法家、篆刻家)
  
  今天上午看了梁小斌先生的書法展,個人覺得小斌詩人的書法在表現個性、表現自我方面,有值得書法創作者學習和借鑒之處。小斌先生是著名詩人,是有深刻思想的詩人,他以深厚的語言藝術功底,跨界到視覺藝術領域,在藝術表達上就有先天性的優勢。當今書壇不缺乏技巧嫻熟,功力深厚的書法作品,唯獨缺少表現自我,表達個性的書法作品。
  
  小斌先生以詩人浪漫的情懷,自由的靈魂,放筆直書,呈現的是一派天真爛漫,我寫我心的勃勃生機。我們仿佛可以從小斌先生那倔強的結構里,讀出小斌先生的坎坷人生;從苦澀的線條中意會到小斌先生悲天憫人的情懷,我認為小斌先生的書法和他的詩歌一樣,是他對社會形態,對生命意識的深刻反思。
  
  我曾在以前的書法課堂上講到,書法是需要表達一個人的情懷,引起共鳴的藝術活動。如果我的書法學員看到了梁小斌書法展,小斌詩人的書法會給這些學員以很大啟示。我覺得小斌詩人之所以能寫出這般表達心聲的書法作品,是借鑒了新詩的文化素養和表現方法。學習傳統是為了遵守法度,可能到最后,傳統有了,恰恰自己沒有了。梁小斌書法展對安慶是個啟發和震動。書法是應該具有人生觀、世界觀的,從小斌書法的書寫狀態,讓我們看見了藝術的另一內核所在。
 
  6、王許生(安慶資深老書法家)
  
  首先祝賀梁小斌書法展圓滿成功!感謝安慶市書畫評論家協會以及協辦單位,為我們提供了這次很好的觀展、交流的機會。作為一名書法篆刻愛好者,我想談一點感受。梁小斌是著名的朦朧詩人,在詩歌創作方面碩果累累,他雖不以書法家自居,以書法名世,但他的書法卻是詩人本真的表現,用浪漫的筆觸揮灑出自然的景象,用筆干凈,完全是一種本色、真實的表現與呈現。沒有一些書法家先入為主、刻板或忸怩作態的做作姿態,道法自然,梁小斌先生的書法作品就是最高的自然美。書法作品不需要刻意為之,而應順其自然。這里面的自然有兩層意思:一是書法處在書法的自然狀態;二是書法回歸自然,不是回歸到自然界。這種自然書法美,就是無拘束,無羈絆,讓書法成為無形的舞蹈、無聲的音樂,展現漢字的自然之美,呈現出漢字的無限生命力。不僅僅它的交流信息功能。看看許多古代的文藝家們,那些傳世的文藝作品不但在內容上高上大,其書法也非常引人入勝。古人尚且都能做好,我相信現代人也能做到,梁小斌書法展是這方面一個很好的嘗試。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