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詩人流沙河去世



詩人流沙河去世
 
  2019年11月23日下午三點四十五分,著名文化學者、詩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歲。
 
  流沙河女兒給四川省作協黨組書記侯志明發來短信,確認流沙河于今天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去世,走得很平靜。
 
  流沙河,詩人,作家,學者,書法家。生于1931年,原名余勛坦,祖籍四川金堂。1949年秋入四川大學農化系,立志從文。1950年到《川西農民報》任副刊編輯。1952年調四川省文聯,先任創作員,后任四川《群眾編輯》、《星星》詩刊編輯。1979年調回四川省文聯,任《星星》詩刊編輯。1985年起專職寫作。主要作品有《流沙河詩集》《故園別》《游蹤》,《臺灣詩人十二家》《隔海談詩》《臺灣中年詩人十二家》《流沙河詩話》《鋸齒嚙痕錄》《莊子現代版》《流沙河隨筆》《Y先生語錄》《流沙河短文》《流沙河近作》《再說龍及其他》《晚窗偷讀》等。詩作《就是那一只蟋蟀》《理想》被中學語文課本收錄。
 
 
附:
流沙河作品
 
想   
 
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
理想是火,點燃熄滅的燈;
理想是燈,照亮夜行的路;
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饑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溫飽;
溫飽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
離亂的年代里,理想是安定;
安定的年代里,理想是繁榮。
 
理想如珍珠,一顆綴連著一顆,
貫古今,串未來,瑩瑩光無盡。
美麗的珍珠鏈,歷史的脊梁骨,
古照今,今照來,先輩照子孫。
 
理想是羅盤,給船舶導引方向;
理想是船舶,載著你出海遠行。
但理想有時候又是海天相吻的弧線,
可望不可即,折磨著你那進取的心。
 
理想使你微笑地觀察著生活;
理想使你倔強地反抗著命運。
理想使你忘記鬢發早白;
理想使你頭白仍然天真。
 
理想是鬧鐘,敲碎你的黃金夢;
理想是肥皂,洗濯你的自私心。
理想既是一種獲得,
理想又是一種犧牲。
 
理想如果給你帶來榮譽,
那只不過是它的副產品,
而更多的是帶來被誤解的寂寥,
寂寥里的歡笑,歡笑里的酸辛。
 
理想使忠厚者常遭不幸;
理想使不幸者絕處逢生。
平凡的人因有理想而偉大;
有理想者就是一個“大寫的人”。
 
世界上總有人拋棄了理想,
理想卻從來不拋棄任何人。
給罪人新生,理想是還魂的仙草;
喚浪子回頭,理想是慈愛的母親。
 
理想被玷污了,不必怨恨,
那是妖魔在考驗你的堅貞;
理想被扒竊了,不必哭泣,
快去找回來,以后要當心!
 
英雄失去理想,蛻作庸人,
可厭地夸耀著當年的功勛;
庸人失去理想,碌碌終生,
可笑地詛咒著眼前的環境。
 
理想開花,桃李要結甜果;
理想抽芽,榆楊會有濃-陰-。
請乘理想之馬,揮鞭從此起程,
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陽正晴。
 
就是那只蟋蟀
 
臺灣Y先生說:"在海外,夜間聽到蟋蟀叫,就會以為那是四川鄉下聽到的那一只。"
一跳跳過了海峽
從臺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風七月》里唱過
在《唐風蟋蟀》里唱過
在《古詩十九首》里唱過
在花木蘭的織機旁唱過
在姜夔的詞里唱過
勞人聽過
思婦聽過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深山的驛道邊唱過
在長城的烽臺上唱過
在戰場的野草間唱過
孤客聽過
傷兵聽過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記憶里唱歌
在我的記憶里唱歌
唱童年的驚喜
唱中年的寂寞
想起雕竹做籠
想起呼燈籬落
想起月餅
想起桂花
想起滿腹珍珠的石榴果
想起故園飛黃葉
想起野塘剩殘荷
想起雁南飛
想起田間一堆堆的草垛
想起媽媽喚我們回去加衣裳
想起歲月偷偷流去許多許多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海峽那邊唱歌
在海峽這邊唱歌
在臺北的一條巷子里唱歌
在四川的一個鄉村里唱歌
在每個中國人腳跡所到之處
處處唱歌
比最單調的樂曲更單調
比最諧和的音響更諧和
凝成水
是露珠
燃成光
是螢火
變成鳥
是鷓鴣
啼叫在鄉愁者的心窩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窗外唱歌
你在傾聽
你在想念
我在傾聽
我在吟哦
你該猜到我在吟些什么
我會猜到你在想些什么
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心態
中國人有中國人的耳朵
 

 
曾經滄海的你
留下一只空殼
海云給你奇異的紋理
海月給你瑩瑩的珠光
 
放在耳邊
我聽見洶涌的波濤
放在枕邊
我夢見自由的碧海
             
1974年秋天在故鄉老家
 
贈女友潔
 
回憶走過的路
使我暗自驚心
為什么要這樣曲曲彎彎
彎彎曲曲 浪費著生命
如果走成一條直線
豈不節省許多光陰
 
現在我才明白
原來步步都在向你靠近
要不這樣彎曲地走
我們將會永遠陌生
遲速一秒就不再相逢
恰如兩顆交軌的行星
 

 
荒園有誰來!
點點斑斑,小路起青苔。
金風派遣落葉,
飄到窗前,紛紛如催債。
失學的嬌女牧鵝歸,
苦命的乖兒摘野菜。
檐下坐賢妻,
一針針為我補破鞋。
秋花紅艷無心賞,
貧賤夫妻百事哀。
 

 
一天風雪雪斷路,
晚來關門讀禁書。
腳踏烘籠手搓手,
一句一笑吟,
一句一歡呼。
 
剛剛讀到最佳處,
可惜瓶燈油又枯。
雞聲四起難入睡,
墻縫月窺我,
彎彎一把梳。
 

 
天地迷蒙好大霧,
竹籬茅舍都遮住。
手凍僵,腳凍木,
破爛衣裳空著肚。
一早忙出門,
賢妻問我去何處。
 
我去園中看臘梅,
昨晚幽香吹入戶。
向南枝,花已露,
不怕檐冰結成柱。
春天就要來,
你聽鳥啼殘雪樹!
 

 
天真的眼睛到處看到朋友
陰沉的眼睛到處看到敵人
恐懼的眼睛到處看到陷阱
 
貪鄙的眼睛到處看到黃金
憂愁的眼睛到處看到凄涼
歡笑的眼睛到處看到光明
 
兩支眼睛常常發生矛盾
一只太天真
一只太陰沉
于是眼前一片混亂
敵人像朋友
朋友像敵人
 
小院的夏天
 
鄰家的葡萄藤悄悄地翻過院墻,
帶須的嫩尖偷看著我的小窗。
窗外的牽牛花爬上瓦檐,
太陽透過青葉在我桌上灑下綠光。
一只蜜蜂飛進小屋嗡嗡地唱,
推開窗子又吹來茉莉花的清香。
 
聽秋聲
 
星月皎潔
明河在天
一派蕭蕭瑟瑟之聲
來自中庭的樹冠
來自九百年前
 
秋夜讀書的歐陽子
 
同我一起聽見
一個在寒泉
一個在人間
 
作者:流沙河
來源:中國詩歌網
 
責任編輯:張永錦
 
http://www.zgshige.com/c/2019-11-23/11317022.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