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布克獎揭曉

 
阿特伍德與埃瓦里斯托
 
布克獎“雙黃蛋”,阿特伍德和埃瓦里斯托兩位女性分享
 
  當地時間10月14日,2019年布克獎公布獲獎名單,加拿大小說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與英國小說家伯納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分享這一獎項。
 
  這是近30年來,布克獎又一次開了“雙黃蛋”。此前,在1974年和1992年也曾頒發過聯名獎項,但在1992年之后,評選規則被修改為“不可平分也不可拒頒”。
 
  就在上周四,諾貝爾文學獎同時揭曉了2018和2019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僅隔數天,作為英語文學最重要的文學獎,布克獎也開了“雙黃蛋”,而且獲獎者都是女性。先前在諾獎上呼聲極高的阿特伍德,再次獲得布克獎,也算是得了一個安慰。而且,阿特伍德也創下一個紀錄,小說沒有出版就入圍布克獎。
 
  布克獎評委會主席彼得·佛羅倫斯(Peter Florence)與評委會成員商議5個多小時后宣布,他們無法從短名單的6位候選人中僅僅選取一位獲獎者。因此,他們最終決定選擇兩部小說:阿特伍德的《遺囑》(The Testaments)——她的反烏托邦小說《侍女的故事》的續篇,以及埃瓦里斯托的《女孩,女人和其他》(Girl, Woman, Other)。兩位獲獎者將平分5萬英鎊的獎金。
 
  據悉,《遺囑》中文版將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由作家于是翻譯。
  
  英籍尼日利亞裔的埃瓦里斯托成為了首位獲得布克獎的非裔女性。79歲的阿特伍德則成為了史上最年長的布克獎得主,她曾在2000年憑借《盲刺客》(The Blind Assassin)獲得布克獎,因此她也成為了布克獎史上第四位兩度獲得該獎的作者。
 
  兩人分享5萬英鎊獎金
 
  據《衛報》報道,當晚在倫敦市政廳舉辦的頒獎典禮過后,阿特伍德表示:“對于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贏得全部獎金是非常令人尷尬的事情,它意味著將另一個較為年輕的作家拒之門外。我真的會很尷尬,相信我。”
 
  “我不是布克獎評委團成員,但我做過評委,所以我理解他們的困難。他們本有13種方法來分配獎金,但不幸的是他們最終選擇了這樣(把獎頒給我)。”
 
  埃瓦里斯托則表示:“我很高興能夠與阿特伍德這樣一位如此優秀的作家分享這一獎項。但我看重的并不是與別人分享這個獎,而是我能夠站在這里領取這個獎,以及它對我和我的文學生涯的意義。這一時刻非常難得,數十年來,布克獎對我來說都是遙不可及的。”
 
  在新聞發布會上,埃瓦里斯托被問到她是否更想獨享全部的5萬英鎊獎金。對此,她回答說:“你覺得呢?但我很樂意與人分享它。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埃瓦里斯托表示她會用獎金來還房貸。而阿特伍德則說她這個年紀再用獎金買皮包就不太合適了,相較于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她更想把她的2萬5千鎊獎金捐給加拿大的原住民慈善機構Indspire。
 
  當被提及她的長期伴侶格雷姆·吉布森(Graeme Gibson)近期的離世,阿特伍德回應道:“此時此刻對我來說是最好、也是最糟的時候。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感受,那么對我來說,現在若能走在路上,被很多人圍著,談論其他的事情,這樣會更好。”
 
  打破規則選出兩名獲獎者
 
  佛羅倫斯透露,評委會對于必須選出一名獲獎者倍感壓力。他說:“我們最終達成共識,決定打破規則選出兩名獲獎者。這兩部小說中的任何一本我們都不想放棄,我們對此討論得越多,就越珍視它們,希望這兩本書都能成為贏家……我們無法把它們分開。”
 
  此前,布克獎曾兩次同時頒給兩名作家。一次是在1974年,頒給了內丁·戈迪默(Nadine Gordimer)和斯坦利·米德爾頓(Stanley Middleton);另一次是在1992年,頒給了邁克爾·翁達杰(Michael Ondaatje)和巴里·昂斯沃斯(Barry Unsworth)。1992年后,布克獎更改了規定,堅持這一獎項“不可平分也不可拒頒”。
 
  “我們嘗試投票選出一名獲獎者,但這行不通,”佛羅倫斯說,“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個隱喻。”
 
  商議了3個多小時后,評委會詢問布克獎文學總監加碧·伍德(Gaby Wood)是否可以把獎頒給兩個人,遭到了拒絕。此后評委會又討論了一個小時,依然維持著同樣的決定。伍德詢問了董事會主席海倫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她也堅持頒獎規則不可改變。評委會又討論了第三次,最終佛羅倫斯宣布他們一致決定忽視規則,堅持選出兩名獲獎者。
 
  “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苦苦思索怎樣解決這個問題來讓大家都滿意,最終的決定讓我們所有人都為之高興,”佛羅倫斯說,“我們努力想要遵守規則,但你怎樣才能公平解決一個看似無法解決的問題?最后我們找到了辦法,那就是改變游戲規則。”
 
  當被問及她是否支持該決定時,布克獎文學總監伍德說:“這是對規則明顯的蔑視,他們都明白。這是一種叛逆的姿態,但也是一個慷慨的姿態。”她強調說今后布克獎的規則不會允許被改變,而今年的評委團也不是第一個要求平分獎項的評委團。
 
  佛羅倫斯說:“我希望兩位獲獎作家都能接受這一點,它代表了我們對這兩部小說的敬意。”
 
  “都是雄心勃勃的作品”
 
  作為評委會主席,佛羅倫斯表示阿特伍德的《遺囑》和埃瓦里斯托的《女孩,女人和其他》“都是非常吸引人的小說,在語言上都頗具創造性,并且在很多方面都頗具冒險精神。它們都致力于關注當今的世界,為我們提供了洞察力,并創造出了能夠與我們產生共鳴、并將在今后的很多年里繼續與我們產生共鳴的角色。”
 
  他評價埃瓦里斯托的小說具有相當的開創性,對所有人物的表現都非常出色;這位小說家采用一種復音的形式來表達自己的聲音,因為“我們英籍非裔女性知道,如果我們自己不為自己寫作的話,其他人就更不會了。”而阿特伍德的小說則展現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烈的政治緊迫性”。
 
  佛羅倫斯說:“這兩部都是雄心勃勃的作品。所有的文學技巧,語言的優美性,結構的精巧度,這一切都是為作者想要表達的事情所服務的。這兩部小說都急迫于表達一些有價值的話語,也恰巧都是引人入勝的作品。我認為無論是文學愛好者,還是一年只讀一兩本小說的讀者,都會喜歡它們。”
 
  來源:澎湃新聞
  程千千 編譯 
  原標題:布克獎也開了“雙黃蛋”,阿特伍德和埃瓦里斯托兩位女性分享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1015/c404090-31401647.html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