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莎士比亞戲劇的“原型故事”之旅

 

莎士比亞戲劇的“原型故事”之旅
 
  在讀到傅光明老師翻譯的莎劇之前,我有幸先讀了他的莎研專著《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亞的戲劇世界》,對莎劇的故事原型、傳播接受歷程以及莎翁在劇中的藝術創造力等,有了充分的了解。最近,傅老師將他專門論述莎劇素材源流的文字整理成單行本《莎劇的黑歷史——莎士比亞戲劇的“原型故事”之旅》出版。多年來,國內莎學界對莎士比亞創作能力的評價一直莫衷一是,相信這本有關莎劇故事來源的書,對中國莎學和廣大讀者而言,其價值也許不會低于重譯一部莎劇。
 
  莎士比亞借鑒歐洲各國的既有故事進行創作,這并非莎研的新鮮話題,但國內卻沒人專門對此加以考察,致使讀者無法看清莎劇故事主題的歷史面貌,也無法完整把握莎翁的戲劇創作資源,這不能不說是中國莎學界的缺憾。在如此學術背景之下,傅光明這本《莎劇的黑歷史》,從故事主題、人物形象、情節構思以及語言方式等方面出發,詳細梳理了莎士比亞在創作過程中所受到的各種影響,既是對莎劇原型故事的溯源,也是對莎翁創作資源的鉤沉,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學價值、文獻價值和學術意義。
 
  莎翁在創作中借鑒他人作品或民間傳說的例子不勝枚舉,甚至可以極端地說,沒有借鑒或模仿,就不會有我們今天看到的經典劇作家莎士比亞。傅光明曾對莎士比亞戲劇作過如下論斷:“莎士比亞從不原創劇本,而總是取材自古老的故事。”并因此認定:“莎士比亞絕不是一個原創性的戲劇詩人,而是一個天才編劇。”在傅光明眼里,盡管莎士比亞所有的創作都借鑒了別人的作品,但他仍然是一位有非凡創造力的作家。傅光明對莎士比亞戲劇背后的“原型故事”之打撈與整理,足以見出莎劇自身豐厚的歷史譜系,而對莎翁的偉大形象絲毫無損。

  《莎劇的黑歷史》一書詳細梳理了莎士比亞戲劇的故事來源,為中國讀者了解莎劇創作的復雜背景及資源提供了清晰圖景。下面以《羅密歐與朱麗葉》為例略加說明: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愛情悲劇并不發生在意大利的維羅納,這牽涉到對故事歷史的溯源、故事的“旅行”以及故事如何逐漸成熟,最后在莎翁筆下臻于完善的過程。傅光明考證出與莎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相關的七種歷史文本:一是古希臘時期以弗所的色諾芬撰寫的《以弗所傳奇》故事集,首次講述了服用安眠魔藥來逃避婚姻的故事;二是意大利那不勒斯詩人薩勒尼塔諾第二部《故事集》的第三十三個故事《馬里奧托與尼亞諾扎》,講述了發生在錫耶納城的愛情悲劇;三是意大利作家波爾托的小說《最新發現的兩位高尚情人的故事》,在薩勒尼塔諾的故事基礎上,增加了男女主角之間的家族世仇;四是意大利作家班戴洛的《短篇小說集》,收入了《羅梅烏斯與茱莉塔》,出現了“奶媽”和“修道士”這兩個鮮活的人物形象,增加了女主角房屋窗口的陽臺和繩梯;五是法國作家鮑埃斯杜翻譯了班戴洛小說集中的六篇,結集為《悲劇故事集》,其中第三篇即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六是英國詩人布魯克的敘事長詩《羅梅烏斯與朱麗葉的悲劇史》;七是英國作家佩因特將鮑埃斯杜的法文本直譯為散文《羅密歐與朱麗葉》。此外,《羅密歐與朱麗葉》同古羅馬詩人奧維德的《變形記》和古羅馬悲劇作家阿普列烏斯的《變形記》存在精神上的承繼關系。
 
  莎劇中的“原型”故事在不斷的改編、翻譯和傳播中變得越來越豐滿。莎劇集聚了各文本之長,再加上作者天才的創造力,才成就了莎劇的經典與不朽。顯而易見,厘清莎劇故事來源,固然有助于讀者理解莎士比亞及其戲劇,但傅光明此書更重要的目的,卻是探求莎劇對這些故事或已有文本的超越。
 
  在考證出羅密歐與朱麗葉愛情故事的七個相關文本之后,傅光明通過文本細讀和比較,進一步指出,就英國范圍內而言,布魯克的長詩《羅梅烏斯與朱麗葉的悲劇史》是莎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的重要來源之一,但兩部作品的“精神內核”截然不同:第一,布魯克詩歌中的故事持續了九個月,兩人至少有兩個月處于蜜月期;而莎士比亞將故事濃縮在五天之內,兩人作為夫妻只有一晚的歡愉時光。這種改變符合戲劇的舞臺演出特點,劇情由此變得緊湊,戲劇沖突和悲劇色彩倍增。第二,莎士比亞在劇中創造了幾個具有藝術表現力的場景,比如兩人幽會的陽臺、訣別的黎明等。第三,在對待這對青年男女的態度上,二者有霄壤之別:布魯克給長詩所做的前言充滿了說教的意味,認為羅密歐與朱麗葉是一對“壞情人”,他們背棄良言,淪為欲望的囚徒,釀成無可挽回的悲劇;而在莎翁筆下,兩人則是真愛的守護者,用純真的愛化解了家族世仇。此外,莎士比亞在劇中還生動地刻畫出世故而又卑微的奶媽形象等。
 
  限于篇幅,無法逐一述說,總之,若莎劇中根本沒有原創元素,那莎士比亞也就不成其為莎士比亞。以《李爾王》為例,劇中的“暴風雨”便是莎士比亞的原創,因為之前那部舊戲《李爾王及其三個女兒的真實編年史》中沒有這樣的場景設置。莎劇中的“暴風雨”既是自然界的暴風雨,也是李爾王內心情感的暴風雨,它是劇中不可或缺的重頭戲。
 
  那些在歐洲大陸或海島上流傳的故事,不過是所有作家的創作材料,只有當它們被莎士比亞的藝術匠心打磨、被他的才華和天賦浸染之后,才會化為人類歷史上不朽的經典名作。故而從某種程度上講,與其說是這些原型故事成就了莎劇,毋寧說是莎劇讓這些久遠的故事獲得了“當下”的生命力,以至于我們今天還能通過莎劇記住它們。
 
  《莎劇的黑歷史》的出版,讓莎劇中的“原型”故事在遙遠的東方拓展了生存空間,延續了藝術生命。倘若莎翁地下有靈,定會感謝傅光明的辛苦付出;倘若讀者有意,定會喜歡這樣一本故事性超強、讀來趣味橫生的學術著作。
 
  來源:文匯報 
  作者:熊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610/c404092-31127351.html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