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評論 > 正文

一場相遇一場夢

《草青青,麥黃黃》:一場相遇一場夢
 
  在散文集《老家》出版時我就知道,自己肯定會以老家的風物和環境寫一篇小說,但我還無法預料它是個怎么樣的故事。這是內蒙古北部的一塊半農半牧區,種田,也養牛羊,這里有農人的性格,也有牧人的風韻。
 
  今年夏日的某一個午后,半睡半醒間夢見了許多少年時的情景疊加拼貼:如幾十年來那樣,我從遠方趕回去,在村口的一條公路上,左邊是麥田,右邊是草原,有風在吹著。“草青青,麥黃黃”幾個字自腦海浮現,這篇小說一下子有了自己的調性,也有了它的時間結構。
 
  從草青青,到麥黃黃,在老家所在的北中國,剛好是初春到仲夏,大概半年的時間。這是人們勞作最繁忙、辛苦的一段時間,土地顏色的變化,也是這塊土地上人的生活變化。但是,在大自然的草青麥黃之間,畢竟還有在一個更大的空間——那些離開和歸來的人,那些意外闖入的人。他們為村莊帶來不一樣的態度和行為,悄悄改變著這里的事物。這些改變,無所謂成功或失敗,就像土里的莊稼蔬菜,不管長得好或壞,總是從春到秋,耕種收割。到第二年,大地還是大地,只不過泥土里風化的物質有了變化。
 
  從情節上說,這個故事并不復雜。曾在北京打拼的白領田曉,因一次重病改變了人生規矩,回家創業,開展綠色種植;生于南方長于南方的打工仔蘇途“逃亡”北上,偶然間成了村民的“快遞員”,他們相遇在內蒙古北部的木倫河畔。那時是初春,草色遙看近卻無,生活環境、價值觀、知識水平各不相同的兩個人,就這樣遭遇了。他們之間,與其說生發了隱忍的愛情,不如說是一種更為珍貴的彼此憐惜。
 
  季節更迭,人事變幻,蘇曉借用老家的土地和莊稼療愈自己在城市留下的傷病,而蘇途則在異鄉的草木間找尋自己的安定之心。他們像是彼此的生活多棱鏡:男與女,南方和北方,回家和遠行,白領和打工仔,一切特征都是對立的,但就是在這些對立之間,形成了相互吸引。但不知不覺中,麥穗已黃,離別的時刻到來了。
 
  這篇小說每一小節的標題,都取自和草木麥苗有關的古詩,確實頗費了一番心思。我喜歡這些句子,它們對一個從小在田野里長大,操持過幾乎所有農事的人來說,與那些只有城市經驗的人是決然不同的。
 
  我在青草初生時放牛放羊,也在酷日下收割麥子,麥芒把兩條手臂劃滿細小的痕跡,傷痕被咸咸的汗水浸了之后,有一種別樣的刺痛。這就是收獲的疼痛。我希望這些詩句不但能契合每一部分的內容,更可營造出一種朦朧如夢的氛圍。畢竟,田曉和蘇途之間的相遇本就是一場夢,連我們自己跟故鄉之間也是一場相遇一場夢。
 
  夢終究會醒來,但夢中的人和事,卻永遠留在了記憶里。
 
  來源:《小說月報》
  作者:劉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927/c404032-31376292.html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