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自由詩 > 正文

這一站,到大藏寺(組詩)

這一站,到大藏寺(組詩)
 
作者:雷子

羽若雪
 
一千朵叛逆的雪蓮順著山脈攀巖
一千個樹疙瘩流著青山的淚滴
馬背上的牧歌隨風飄離
我己失去17520片心愛的羽
拒絕霧霾的伏擊  拒絕殼的幽禁
詩句砥磨為斧  劈開陋室的靈魂
在思想之鼎未成禮器之前
狂雪因翅翱翔  命運怎樣布局
千萬朵海浪踏歌尋梅
抒情的風暴聲嘶力竭
 
只有凌空之上的雪才叫白云
天空橫躺成一只巨大的蠶繭
蛻下桎梏的盔甲才可新生
一雙皓羽橫天而過
瑰麗的光芒四溢
雪  倏然屏住了的呼吸。
 
魚皮鏡
  
倏然發現抽屜有鏡
它來自烏蘇里江漁村
手工制作,世間唯此一件
 
鏡中沉下多少星霜與辰月
我不照鏡,竟把光線遺忘經年
鏡子不笑屜中船歌低吟
鏡子不語思維趔趄不前
鏡子未碎遺忘是最穩妥的保管
 
鏡中也許浮涌過一滴滴淚
我認為它與相思無關
時光沉淀于鏡底成重生的珠鏈
曾經的耳語被風干
后知后覺的我突然愧疚
或許鏡底彌漫過一縷藍色孤煙
 
誰讓一條野生魚在岸上擱淺多年
巨大的磁場翻滾著江之初嗚咽
一根水草借鱗片的冷輝將我割傷
水燈吐著馬蹄的濤聲踢我傲慢
 
魚皮鏡  此刻摧我心肝
如果今夜夢有潮涌
我會放生它于碧波千里
它會穿鏡而出 躍進雪域——
碧波蕩漾,經幡飄飄
衣凋零   魂皈依
               
這一站,到大藏寺
      
時間的班車為我停留,
搭乘這一班去大藏寺
之前的光線已將它過濾千年
之后的月影將梵文涓涓地搖進轉經筒
 
大藏寺,川西北高原最美的佛珠
高僧阿旺扎巴精心雕琢的第108顆
將一座寺廟建在浩蕩的象山頸上
只為不被歲月消弭的記憶并吸納熠熠的佛光
 
我來的季節,菩提樹已結果
950年前的巖石間還隱匿著酥油燈的微香
我安靜若泥,任思想的苔蘚均勻地呼吸
在未來佛殿里,裊裊清煙如水簾
菩薩用手指撣落我眉間飛升的塵沬
 
雪山還在,海拔擁有令人仰望的高度
煙火旺盛,信念的力量如虬根般執著
那千千萬萬虔誠而來的人群是宇宙的洪荒。
 
我從春天出發走進大藏的初冬
偶遇一些枯葉渴望重回春天的枝頭
蒼鷹的悲鳴穿過密密叢林
它胸前的弦音是從蒼穹掛落的云朵
 
這一站,我到大藏
沒有疲憊只剩一把消瘦的時光
靈魂扇動晶瑩的翅膀
風起了,我仍在大藏
等你,在漫天風雪輪回的渡口
 
注:大藏寺在四川省阿壩州馬爾康市境內
 
懷中抱月.川貝
 
寒夜聽見一聲咳嗽
雪山上的一株草微微顫動
持續的咳  驚心動魄
令冬眠的山魈于混沌間迷茫奔走。
 
清風從遠山飄來  濁氣尾追堵截
跌跌撞撞的呼吸是猙獰的夢
用手將心口緊緊捂住
深怕柔弱的肺會在猛咳中呼嘯而出。
 
正如世間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克星與對手
隱匿于萬仞懸崖的貝母是人間的一味良藥
川貝母屬百合科  花朵有黃、紫兩種
味苦、甘,性寒微。入肺、心經
 
生于“龍脊”的貝,長在“川源”的母
濃蜜貝母、槽鱗貝母  瓦布貝母已入藥典
還有七種未被命名的  它們還在山野飄泊
  
一年貝母葉似針,莖似蟻蛋眼難覓
再年葉如“乳雞舌”,莖如麻粒滿天星
三年葉成“一匹草”,珍珠沃土捧珍寶
四年兩葉“剪刀夾” ,貝與母成懷抱月
五年苗似“樹幺兒”,貝心母體褒連生
六年樹兒“燈籠花”,貝母莖抱似蓮花
七年八年修成“精”,蓬座樹葶錘號“八卦”
貝籽落土再繁衍   代代藥農敬山神。
生命周期千數輪回、方知貝母異常尊貴。
 
天生麗質的川貝  宛若珍珠
它雖不能被榮耀地佩戴
卻可將被霧霾侵蝕的肺洗濯
內服:止氣喘、咯血、失音、肺痿氣虛弱
外用加復方:生肌、殺菌、化膿
藥到病除,肺氣肅降  吐故納新  經絡暢通 。
 
肺癆病在古代被視為惡疾 猶如豺狼虎豹
民間有種秘方已失傳   這令烏鴉家族歡呼
否則它們將與貝母在荒蕪的肺上筑巢
肺主五行金  替代它們的是雪梨、枇杷、胡蘿卜。
 
“懷中抱月”是溺愛眾生的佛
 人間的肺被城市的欲望罐裝太多的塵與火
 愛。有些微苦  慈悲,激流隱伏
 花開端午,黃橙粉紫的貝母花在空山翩翩起舞。
         
注:“懷中抱月”是川貝母中的一種
 
坐著火車去涼山
   
在火把飄舞千年的川西南高原
我把彝族焰耀的火稱為信念
乘坐成昆線去甘洛  六小時
我將經緯上的涼山喚著“遠”
世界旋轉  快得令人來不及咀嚼每個突發事件
去甘洛太慢  我從盼望到抵達用了二十九年
有種誘惑叫做:文學的引力 
沉睡的山總有蘇醒的那天
 
青山之上  云煙裊繞
曠野之下  寶藏蘊藏
苦蕎雖苦  卻能治療世間有種疾病:“甜”
竿竿酒醇香   那是歷史醞釀的詩意與浪漫
坐著火車去涼山  補一堂課  續一段緣......
 
南紅瑪瑙
 
誕于地殼難產的剎那
長于滄海冷凝的一瞬
紅  紋路細密的殷虹
紅  奇幻圖案的靛紅
紅  水潤蕩漾的桃紅
南紅瑪瑙詮釋世間所有紅的遼闊
 
 陽光下馳騁的石頭
掌心閃爍的靈動
比流星絢麗  比彩虹恒久
那抹胭脂暈宛若少女的嬌羞
  
愛人贈我一串南紅項鏈
它陪我已走過千山萬水  春夏秋冬
奢華的  質樸的衣服皆與它交相輝映
它令我所有的配飾失寵
南紅 玉中的宋詞  石中的篝火
火山的靈魂   甘洛的明眸
 
         
彝族漆器
 
家中有彝族漆器
大杯  小杯  大碗  小碗
存放經年  竟不舍得使用
朱遵度撰寫的《漆經》早已失傳
漆樹的眼淚   凝固的琥珀
以密不透風的氣場拒絕歲月的腐朽
 
誰是第一只被漆成飲器的頭顱
東方土漆始用于簡牘與竹書
黑漆食器盛裝的食物供奉了多少將相王侯
 
春秋戰國栽種的漆樹還留下了幾株
中國的哪段歷史沒被彩漆寵幸過
古法制作的漆器  禁錮歷史的斑駁
一滴漆是人生愴然的起點
 一碗漆也曾吟唱激昂的悲嘆
木器  鐵器  樂器  顫動滿腹的憂樂
彝人酷愛的三元色  是靈魂的底色
黑土的堅韌  火把的灼灼  金色的自我
用彝家酒杯盛裝微甜的苦蕎酒
用美麗的漆碗裝一塊坨坨肉
細品從游牧時光穿越到農耕時代
多少英雄的故事令人肅穆
幾個千年的夢想與光榮
在南高原嘹亮長歌
 
大理蒼山的馬纓花
      
彝族的馬纓花源于一個傳說   一個意念  
我以女性的思維棲息于蒼山
殘陽伏在樹梢  我拴住花的時間
 
炫目的紅  泣血的相思
千朵 萬朵都是迷霧叢林無法私奔的火
當花香流出夜的喉嚨
潺潺的雪拂掃塵埃堆積的時空
我旋轉的愿望在語法的誘惑下
寫出這組可能會被彝語翻譯的詩歌
西坡的馬纓花就像命運注射給我的麻藥
 
驚呆的靈魂  飲酒的樹   微醺的骨頭
夜渡的神經將我的疼痛推給未來的傷口。
 
注:云南彝族將杜鵑花稱為馬纓花
 
作者簡介: 
雷子,又名雷耀瓊,女 ,羌族。四川省汶川縣人,70后詩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第22期學員、魯迅文學院第37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究討班學員。曾主編報告文學《葉茂長春》,特邀編輯民族文化集成《牛尾羌》。
    創作30余年,有詩歌、散文、小說、報告文學等六十余萬字的作品見諸各級報刊文學雜志。有作品在各種文學賽事中獲得獎項。部分作品被譯成英文、日文、朝鮮文、藏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等。出版詩集《雪灼》《逆時光》。《雪灼》榮獲第九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駿馬獎。出版散文集《天真的夢與羌野的歌》,該書榮獲第七屆四川少數民族文學優秀獎。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