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散文詩 > 正文

月光曲(組章)

 
月光曲(組章)
 
作者:鄭立
 
誰彈撥我怒放的月光
 
不是施特勞斯,也不是貝多芬,更不是魯賓斯坦。在我的心頭,月光粼粼。
不是《夜靜思》,也不是《春江花月夜》,也更不是《二泉映月》。在我的心頭,月光盈盈。
千山如髦,銀光如晝。一匹紅塵的奔馬,踏破了時光之塵。我聽見了月光萌芽的聲音,在村邊的黃瓜架上。
夜風吹拂,萬物寧謐。一棵綺麗的油松,洇濕了五月之痕。我聽見了月光開花的聲音,在母親的搖籃曲里。
哦,我的譚坪村!淚水里的淚水,彈撥我怒放的月光。
 
滿天月白,一地蛙鳴
 
晚霞喚醒了滿天月白,還是滿天月白安眠了晚霞?
晚霞散去,烏江一隅的譚坪村,田園滴翠,一地蛙鳴。
暮色如帳,月白如紗,蛙聲如瀑,人語如珠,鄉愁如路,召喚如箭。
又是人間的五月,又是新螢的藍墻,又是渴望的流觴。
我就是,那個漂泊了多年的夜歸人。
常常站在城市的霓虹下醉眼濛濛,淚眼深深,吼喊我流浪根的鄉愁——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一地蛙鳴,一地田園的古老根脈。
我驚慌失措。在這田園的奏鳴里,回歸了我故鄉的琴弦。
滿天月白,滿天墑情的永續旋律。
我慚愧萬分。在這歡樂的行進里,沉淀了我夏夜的溫婉。
不如歸去。蛙鳴陣陣,點燃了我萬丈的情焰。
不如歸去!滿天月白,撼動了我今生的夙愿。
 
月亮就是一只爛耳朵
 
那時候,一半片月亮不說話。
即使一半片月亮不說話,也高過了我的譚坪村。
我指著月亮說,太高了,太遠了,我真的夠不著。
母親笑著說,月亮就是一只爛耳朵。
母親唱起了童謠:“月兒缺,月兒圓,月兒高高掛九天。只能望,切莫指,指了爛,有多爛,爛成了一鍋米稀飯”。
 
此時,在烏江之上,一半片月亮真的像一只爛耳朵。
已聽不見母親的歌聲了。那一半片月亮,怎么也高不過了譚坪村。
 
一輪大唐的紅月亮
 
夜風過境,吹動一輪大唐的紅月亮。
東水西流的烏江,一條月光的纖繩,在武隆江口鎮,在令旗山薄刀嶺下,穿峽過嶂,挽住了長孫無忌的血色。
月上中天,銷魂。江水破碎的異動,詭譎。
除非一條潛修千年的大魚喋動了我翻身的夢,還有什么樣的事件能把這終結。
不知道長孫無忌能不能映月而來,大唐的烏江比現在兇險。
那一條一仗二尺的白綾啊!比刀劍還鋒利。     
  
心事如鉤,月影如魚。
月影在山脊,在黑夜中綻放。
月影在水底,在頌歌中沉思。
一座衣冠冢,一道歷史的勒痕,一處千古的傷心。
在一輪恒古的月亮上,我看見了月亮的看見——長孫無忌的少年、青年、中年,以及彳亍而行的老年。
 
多像我幾世前心心相印的兄弟!在浩蕩的月輝里,與我相會。
 
讀一輪大唐的紅月亮。我祈望——
有一天,紅月亮會轉過身來,讓我看見它的背面。在那里,藏有我凝望的淚水。
 
作者簡介:
鄭立,男,60后,重慶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作品散見《星星詩刊》《散文詩》《散文詩世界》等,參加18屆全國散文詩筆會。地址:重慶市武隆區衛生健康委。
 
作者:鄭立
來源:中詩網
 
http://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34635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