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散文詩 > 正文

每個人的身上都靜靜地躺著祖先的血

每個人的身上都靜靜地躺著祖先的血

安琪



槍聲響在電視里,因而你可以安享你的午后。

你可以坐在菊花加枸杞的玻璃杯面前耐心等待沸水漸涼直到適合你的唇和舌。

你可以發呆,或恍惚,或胡思亂想(哪怕頓感生之無趣)。槍聲在電視里繼續響著,倒下去的是過去年代的人,他們那么年輕就為著一種主義獻出僅有的一生。他們不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嗎?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會逃避得了死亡嗎?在最終極的意義上,一切都無可逃避。但他們至少可以延緩自己奔赴死亡的腳步。

掐指算算,你已經活到了生命的中途,你越來越熱愛這滾燙的喧鬧的人生,你已經到了害怕死亡的年齡了,你想活,健健康康地活,恩怨情仇地活,因而你為電視里的死感到痛苦。你為那些為著虛幻的主義的死,感到痛苦。

有一次你和朋友說起譚嗣同和梁啟超,一個慷慨赴死,一個逃之夭夭。事實證明,逃之夭夭的留下了多么旺盛而蓬勃的余脈。而慷慨赴死的,無有繼承人,僅從家族的意義,譚嗣同對不起譚家列祖列宗。

化用張愛玲的語意,每個人的身上都靜靜地躺著祖先的血。要愛護他們。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