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堆放在荒野的南瓜

       黔西縣城離畢節市78公里,綠化鄉離黔西縣城15公里,灣箐村離綠化鄉政府約5公里——灣箐村是畢節市第二實驗高中(以下簡稱二中)對口幫扶的一個貧困村。
       從2017年開始,二中幫扶了該村好幾個項目,先后投入30余萬元,入股灣箐村高爐林下養雞場,種植大棚食用菌,入股黔春毅力食品廠,種植蜜本南瓜,種植辣椒,所產生的效益全部分給貧困戶。
       10月9日,我隨二中校長林琳、副校長石平驅車去灣箐村。從高速下到縣道,從縣道行至村道,一路陽光明媚、景色怡人。路不寬,還算平整,全部是水泥路面,只是彎多,會車時總讓人有點心驚的感覺。
       路邊的田野里,村民種植了許多脆紅李,目前,果子已經下樹。前些年聽說果子價格達到1斤十幾元,但現在價格卻是越來越低,10元3斤滿大街都是。
       讓司機(校辦主任充當了司機)獨自開車去村委停放,我與校長林琳及副校長石平走路去看望幾家貧困戶。還沒進村,我就看到路邊的荒野里堆放著許多南瓜。那些南瓜只是簡單的用油紙布遮蓋著,可能是油紙布太小,沒能夠全部遮住,靠西面還露出一大片黃色的南瓜,在斜陽下顯得特別刺目。
       我們跳過一溝壑,走進荒野。林校長把油紙布掀開,看到有些南瓜已經開始腐爛。散發出一些獨特的腐臭味……
       于是,我們再走路到了村委會。其村委書記叫余平,第一書記楊云剛都在村委新建的辦公樓等我們,楊云剛是二中派出的老師。他們給我介紹:灣箐村共有11個村民組,581戶2023人,耕地面積4250畝,人均占有耕地2畝,但是,其土地石漠化嚴重,土壤貧瘠。所以,全村去外面打工的有800多人。
       我不解地問剛才在野地里堆放的南瓜:為何村民不把這些南瓜搬運回家,而是任其在野外暴曬、雨淋?是否有點太浪費、太可惜了吧。
       余平給我介紹:現在南瓜每斤5毛錢也賣不出去,而光運費,從地里運到家里,再找車運到縣城,那么,其運費就可能會超出這個數字,更何況還不一定能夠賣出去。
       南瓜是藤蔓植物,灣箐村的野地里到處是石頭,只適合種玉米和南瓜,特別適合藤狀植物的生長。其藤蔓散開幾十平方米,甚至上百平方米,然后再結下了許多南瓜。這些南瓜不需要太多的管理,不需要打農藥,甚至施肥也很少,家家戶戶門前屋后都能夠種植。
       這真的是無公害蔬菜,但現在市場上卻不容易賣出去。
       林校長當即與石平副校長商量,學校是否再拉1車五、六噸,一是動員學校老師每人買上幾只南瓜,另外剩下的就放學校食堂做菜、做南瓜餅吃。
       能夠想象的到,今后這幾周,二中的天空都將飄溢著南瓜的香味。之前一個月,廣州的朋友就告訴我:你在貴州幫扶,我們食堂現在經常吃南瓜。后來我才知道,廣州市花都區也號召各單位學校機關食堂要采購畢節的農產品,所以,食堂經常吃南瓜是很正常的。
       于是,我安慰他,南瓜營養,是無公害蔬菜,而且南瓜還是航空食品的重要原料呢。
       就灣箐村而言,好在該村是與二中結對幫扶,學校人多,人多力量大。我在想,這個辦法當然能夠解決一時之需,卻無法徹底解決這樣的問題。
       因為從長遠考慮,所有產品最終的出路還是要走市場化。
       據介紹,今年灣箐村的南瓜大豐收,總共收獲60余噸,通過各種渠道已經銷售30余噸,現在還剩30余噸。后來,我還聽一個領導說:杜鵑街道的一個村,單南瓜就種了100噸。黔西縣有30個鄉鎮,364個行政村,那全縣的南瓜還剩多少沒有銷售出去呢?
       回來后,我在朋友圈里配了幾張堆放南瓜的照片,再寫了幾句話,發出來:我在黔西之十六——堆在田野里的南瓜。黔西縣田野里任其自然生長(不打藥、不施肥)的南瓜卻喜獲豐收……物賤傷農,5毛錢1斤。村民把這些南瓜就在田野里隨意堆放,任其腐爛,甚是可惜。南瓜雖好,健康食品……但我不知道,是否還有更好的辦法,廣州的朋友看過來——5毛錢1斤!
       朋友圈發出后,不少朋友推介了許多方法。但似乎只有這兩個辦法比較切合實際。
       廣州市花都區副區長蔣福金看到后,回復我:廣州市有老板在織金開辦了一個南瓜加工廠,看是否能夠消化一些。但是,有在織金交流的干部就在圈里告訴我,織金縣的南瓜現在是3毛錢1斤。我不敢肯定是否真的,但無疑,南瓜問題不僅僅是黔西縣,甚至不僅僅是畢節市的問題,貴州省其它市是否也有此問題呢?
       重慶的一個朋友告訴我,是否能夠如新疆的方式烤南瓜,南瓜在新疆維吾爾語里成為“卡瓦”,烤南瓜在南疆非常多見。在巴扎里,你能看到一個大推車上放著很多被切成瓣的南瓜,不到跟前,你就可以聞到一陣陣南瓜的香氣。
       烤南瓜是用打馕的馕坑烤制出來的,馕坑里悶熱的環境將南瓜烤得外焦里嫩,黃燦燦的,咬到嘴里還有沙沙的南瓜肉感,讓人吃了后并不認為自己吃的是南瓜。南瓜在馕坑里烤制2-3分鐘后,用刀子切開,放在一旁讓它涼一會,高溫下烤出來的南瓜冒著熱氣,飄著焦香,十分誘人。
       他甚至想把烤南瓜當成一個項目來做,先選一個城市試點,然后再各個城市推廣。
       我想,這真是一個好辦法,似乎這可以作為一個重要選項。只是,只是,這個過程似乎也太長遠了吧。
       我在寫作這文時,我交流任職的黔西縣文體廣電局局長靳詠雪發信息給我說:貴州11日后將下雨、降溫,請保重身體!
       我馬上想到那些堆放在荒野里的南瓜。南瓜在室內堆放著可以放置三個月也不壞,但堆放野外,遇雨則很快就會腐爛。我真有些擔心!
       不知看到此小文的朋友,還有別的好辦法嗎?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 晚
 
        作者簡介:鐘興,江西贛州人,廣州市花都區作家協會副主席,《花都湖》雜志副主編,現在貴州省黔西縣文體廣電旅游局掛任局長助理。曾獲得“第三屆廣東九江龍散文獎” “首屆馮夢龍短篇小說獎” “2015年度雨花閱讀獎” “廣東省30年優秀小小說”等獎項。
 
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