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 南方(第六屆散文一等獎)
    南方(第六屆散文一等獎)
    南方,一個旅館的名字。被硬氣的高樓堵截在巷子像水蛇腰的城中村,坐以待斃。坐東朝西是它的宿命,照不進陽光和明亮的煙囪里,常年冒著租客們在異鄉升起的煙火。 小青 我攔下一輛從太原路過西安的綠皮火車,九個月前。 天空很低。銹跡斑斑的鐵軌仿佛丟盔棄甲...

    2016-06-02 10:35:49

  • 褶.宙(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褶.宙(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Ⅰ 最初和最后的裝裱都由它完成。 一個從地質學上偷渡而來的名詞,卻在生理范疇內贏得聲望褶皺。長盛不衰的去皺廣告仍在兢兢業業發出聲討,唯褶皺泰然自若,從一而終,為時間的存在進行佐證。造物主對褶皺的偏愛有目共睹:渾圓的天體永遠頂著坑洼不平的表面...

    2016-06-02 10:22:29

  • 土地挽歌(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土地挽歌(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1 端午節回家,母親說:去鋤一鋤地吧,棉花要荒了。我長久對著書本,是該舒展一下筋骨了,再者幾年未下地,著實對農耕生活念得慌,便欣然答應。 推開雜物室的木門,一股淡薄的塵土氣味撲過來。陽光從窗子穿過,沿路和歲月的碎屑打著照面,我遲疑幾秒還是跳進...

    2016-06-02 10:16:57

  • 我與地壇——獻給已故的史鐵生先生(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我與地壇——獻給已故的史鐵生先生(第六屆散文二等獎)
    一 十二歲之后,哥哥每次回家都會買本新書送給我,。初三那年的夏末,我收到了一本散文集,我后來才領悟到,那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所能收到的最彌足珍貴的禮物了。 那本書就是《我與地壇》。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不可救藥地迷戀上了散文。你永遠也無法估...

    2016-06-02 10:07:52

  • 我愛的是一個沒有聲音的黎明(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我愛的是一個沒有聲音的黎明(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寫給我的母親與男友,我二十歲時候的愛恨與溫暖,顫栗著發光。 題記 1 自從我交了男朋友,母親便多了個隱性情敵。 怎么不接電話,這么長時間跟誰通話呢,是不是那個四川娃?周末接到母親電話,劈頭蓋臉就被一大串問句砸落,她口氣里帶著焦灼、妒忌、失落,像...

    2016-06-02 09:45:56

  • 拾荒.拾意(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拾荒.拾意(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嘗試贊美這殘缺的世界。 想想六月漫長的白天, 還有野草莓、一滴滴紅葡萄酒。 有條理地爬滿流亡者, 廢棄的家園的蕁麻。 亞當扎加耶夫斯基 一、油紙傘 我喜歡住亂糟糟的竹屋,喜歡聞碎竹屑的味道,喜歡聽咔嚓咔嚓的鋸木聲。 晨光熹微,萬籟俱寂。我素來不喜...

    2016-06-02 09:36:14

  • 喊客(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喊客(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一 師傅,要克哪點呢?嘎要坐車?師傅,,趙大叔又在喊著了,在此起彼伏的叫喊聲中,就屬他的聲音最為渾厚,略帶蒼涼,像一陣秋風掃過古剎的蒼梧,像在車站的鐵門邊喊客的人一樣,他也在工作了。 在我下班去買水時,我看到趙大叔喊到了一個身材胖小的中年乘...

    2016-06-02 09:30:05

  • 生命的硬度(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生命的硬度(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一 當這個深秋的第一縷陽光從地平線上升起時,我早早地起床,洗漱和穿戴完畢后,走到樓下的操場跑道上開始執行每天兩個小時的跑步計劃。跑步,是一項在生活中再也平常不過的體育鍛煉,到底堅持這項鍛煉計劃的意義何在,我曾無數次反問過自己,鍛煉身體?磨練...

    2016-06-02 09:25:24

  • 山海子(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山海子(第六屆散文三等獎)
    我被村子里的傻子撞了一下,他沒有說一句道歉,就急匆匆地往前趕,一邊趕,一邊使勁地敲著鑼鼓,我的耳朵被震了一下。我想叫住他,可是翻遍了整個腦海,都沒有找到與之對應的漢字,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其實我知道村里的人都叫他山海子,但是我卻始終不想...

    2016-06-02 09:14:02

  • 聽椅子慢慢壞掉(第五屆散文一等獎)
    聽椅子慢慢壞掉(第五屆散文一等獎)
    又聽見椅子發出吱呀聲,是后半夜了,忘了是第幾個后半夜,或許,那些我沒來得及醒過來的晚上,它也在發聲,搶不過雞鳴狗叫,只是獨自地用整個身軀發聲。聲音有時是干燥的,有時是濕淋淋的,像人。 聽著它獨自在角落發出吱呀聲,我沒敢開燈,或許它也聽到了深...

    2015-05-06 09:57:38

球探比分